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张世刚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书法是文化的自觉与传承

2015-09-25 14:52:4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时间:2015年4月15日

  地点:北京宝续堂

  受访者:张世刚(中国书法家协会行书专业委员会委员、辽宁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采访人:杨中良(全国青联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杨中良(以下简称“杨”):请您结合教学经验,谈一下倡导临帖对当下书坛创作的指导意义是什么?

  张世刚(以下简称“张”):书法的性质决定,临帖是学习书法的不二法门,没有其他内容或者素材可以作为书法学习和参照的东西,是否临帖决定书法创作的成败。有临帖的基础,有临帖的功夫,向传统讨营养,书法的格调才会高,内涵才更加丰富,否则都是空中楼阁,没有根基。

行书古敦煌石窟僧诗 38*35cm 纸本 2015年

  临帖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技法,技法最关键还是笔法的问题。笔法问题是整个中国书法的核心问题,所有书法作品的组成都是靠点画,点画从哪里来的,都是从用笔方法得来的,什么样的用笔方法,就决定什么样的点画形态,古人形成的经典的点画形态,都是用正确笔法写出来的,而正确笔法主要靠临帖去习得,不通过临帖,是不易得来的。第二个就是风格问题。不管什么样的风格,古人都已经形成了,具足了,特别是取法方面所有的模式,我们可以从中借鉴。所以你要想学习书法,就得走临帖这条路,别无他法。

  杨:在整个学习书法的过程中,历史上哪几位书法家对您有比较重要的影响?

  张:无论碑的、帖的,古代的、近现代的我都写过,但最主要还是董其昌。我第五届中青展上得金奖的,是写董其昌的风格,那时候得票最多,比第二名高了好多。这说明那时候的评委还有整个书法界对这种古典的帖学,还是比较认可的,如今随着帖学的再次觉醒,书法已慢慢回到正轨上来。

行书古书奇字七言联 68*13cm*2 纸本 2015年

  从董其昌之后,我知道帖学这里的内核是什么了,就是刚才讲的关于笔法问题,还有取法问题。碑学很难体会到真正的传统技法,整个技法上还不是很成熟,碑再好还得落到宣纸上,通过笔墨表达它的技法。就这样从董其昌一点一点往上追,然后追到元。再往上追,一下到了唐,在褚遂良那儿下的工夫比较深,虞世南、欧阳询也都写过。但摸索了一段以后又觉得很茫然。唐代讲规矩,什么都要有体系,我从无序、无规矩那个时代突然融入到唐里,接受不了,好比放荡不羁的人放到很正规的、很严肃的社会里,一般容易憋坏。所以从唐代又回到宋代,赶紧放松放松,虽然也是提倡法度,恪守法度,但是它的主体还是意象。在宋代,我从米芾入手,米芾很难,他的东西不成体系,虽然法度很完备,但是非常险绝,让你很难抓着它的规律性。后来就慢慢琢磨苏东坡、黄庭坚,在那里讨了点“二王”的消息,主要是行书和楷书。直到现在,大体还是在宋代和唐代这块儿来回摸索、徘徊。书法中这种求本溯源的重要性就在于,当你感觉在书写上没有原则可依,杂乱无章的时候,这有助于你理清风格体系,明确审美标准。

  杨:在临帖的同时,很多年轻的书法家马上会关心另一个问题,就是书法的创新问题,而且书坛上一直有人在倡导书法的创新,您是怎么理解书法创新的?

行书自作诗 27*19cm*2 纸本 2014年

  张:我认为书法是种文化现象、文化行为,跟艺术行为、艺术现象还是有区别的。艺术可以提倡创新,提倡有个性,提倡时代性;文化的东西是相对稳定、传承有序的历史现象,它是社会性的,是理性的,是综合性的,是不以人的意志随便转移的。所以常常有人提出书法要创新,这是个伪命题,文化创新和创新文化的提法,是有问题的。文化需要传承,艺术需要创新。

  书法作为一种文化形态,它需要去保护,需要去传承,这是非常关键的。如何能够把古代的经典通过咱们今天的人传承下来、接续下来,这就是咱们要干的事。历朝历代的大书法家都是通过这个形式来把自己的风格确立起来的,这个风格不是你创出来的,是你在传承、接续的过程中形成的。尽量把经典的东西找好、摸准、摸透,然后再研究你向哪个方向走,你在往前走的过程中,自己的风格就出现了,用不着刻意提创新。

  传统的经典还没有吃透,还没有领略到,就要谈创新,绝对是拔苗助长的行为。况且现在艺术上也不是随便讲求创新的,吴冠中先生曾经就说过,风格的东西不是你求来的,它永远是你的背影,你越想看越看不见,一直到死都看不见,除非照镜子才可以,而当你见到你的风格的时候,它就已经不是真的了,不是你的真风格,真背影你是见不到的。

行书古人诗 75*18cm*2 纸本 2014年

  杨:现在各种展览很多,已经形成所谓的展览体,而且风貌也在频繁更替,对于这种现象您怎样看待?

  张:我们学书法那时都是遵循法帖,当然也有受横向的影响,但没有像现在这样形成一种团队式的风格影响。如今,大家觉得展览确实给人带来很多好处,不光名誉,甚至经济上面都有利益。而通过传统经典,你不能一下子取得成就。怎么办呢?就得从横向下手,就是看谁获奖了就学谁,什么样的路数走俏,就学什么样的路数,所以现在叫展览体。

  早些年评委比较稳定,五年,甚至十年不变,它有一个基本的评选机制。这些年来,书法获奖评选就看组织这个活动的人,他决定了评委,他是什么样的主张,评出来的作品就是什么样的风格。当然也不是全部,但起一定的作用。所以评委换得频,风格变化也大,所以就乱、就无序。一个展览,一个导向;一个展览,一种面貌。实际上还是对传统的东西认识不够深入,这和传统经典大相径庭,说明我们现在还是浮躁,这个问题要从根本上解决,还是要把眼光放远一点,既要兼顾到展览是时代的书风,更应该深入经典去问路。

行书古敦煌石窟僧诗 38*35cm 纸本 2015年

  杨:您认为中西方艺术的本质区别是什么?书法是否适合走中西结合的道路?

  张:从书法角度上讲应该纯正一点,纯粹一点,实际上书法是真正的中国文化符号,越纯正越好,这就应了那句话,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要让书法变成世界的艺术就要越民族越好,无端地结合融汇,肯定结不出什么好果子。东西方文化这种东西可以在文化上相互借鉴,但是相互融通融不了,我一直这个观点。相对保持一定的距离,其实是更好的,更美妙。在书法创作上可以借鉴一点西方空间的布局什么的,但是内核还是中国的。虽然在我们的内核中也讲这些,但不叫空间,是虚实,道家讲的阴阳虚实,阴阳冲和。现在有一批人探索一种叫“艺术书法”,就是借鉴西方的艺术形式,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博得了社会部分人的认可,在某些方面也是成功的,但那是另一种东西。

  东西方艺术在表象上肯定有差异,在表现手法、观念上肯定不同,但是在究竟处一定是一样的,究竟是一种核心,内涵、思想肯定是一样的,都是人性,都是人心。中国的大师级和西方的大师级他们能沟通,二端、三端、四端,末流就没法沟通,互相否定。

行书自作诗 30*20cm 纸本 2014年

  杨:张老师对佛学有多年的研究,自身也是居士,佛学对你书法影响有哪些方面?

  张:佛学的影响是全面的,综合的,不光是对书法,对整个人生都起到根本性的作用。中国不管哪个方面都喜欢追求禅境,诗有禅诗,画有禅画,书法还有叫禅意书法。我是通过书法了解到佛法,最后通过佛法我再重新认识书法,不是干净了就叫禅意境,真正的禅意境其实是写得真实,不装、不掩饰,直来直去,什么样的心境写什么样的字,什么样的人写什么样的字,当下什么样的心态就有什么样的表现,这才叫禅意境。禅意境的书风就是如是的心,如是的境,如是的行为,这是禅意,不是说把诗写得像佛话就是禅诗,画点佛像、和尚就叫禅画,这都不是。

  我现在对待书法更加有尊重心了,不像以前可以随随便便嘲弄它,敬畏心比以前更重了。在取法上,在风格上,也没有什么显著的变化,风格面貌随着心境变,想要什么样的风格就属于什么样的风格,想写什么样的状态就写什么样的状态,随心走,随心转,这叫禅意。

行书正思维 69*19cm 纸本 2014年

  杨:您在诗歌方面也有很高的水准,而且您很多精彩的作品都是写自己的诗,请谈一下在您的创作中诗歌和书法的关系。

  张:对于书法和诗,还是喜欢诗最早,受影响最早也是诗,书法在其后。从十几岁,不知道什么叫毛笔字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叫临帖,那个时候就朦胧写字写诗,写了很多,也都丢了,按照传统格律来说都不合平仄,就是喜欢写。二十几岁接触一个老师,他古典诗词的修养、造诣是非常深的,教我写诗,读古典诗词、古典名著。应该说所有中国写字的人,不能说都当诗人,但是都应该去关注诗词,特别是中国的古典诗词,关注国学,这对书法创作水平的提高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历史上留下来公认的书法家都是诗人,只不过被书法的名气掩盖了而已。即使不会写诗也有诗人的情怀,他的画里,他的字里,都带有一种诗情画意。你想有别于时人,有别于古人,就应该强化自己的文化修养,强化对古典文化的学习、修养。不光是写字,所有的东西都要有自己的那种格调,这个很重要。

  杨:您的画画得也很好,这对您书法有帮助吗?

行书自作诗 33*2cm*4 纸本 2014年

  张:画画的人肯定要懂书法,写字的人肯定要研究绘画,绘画和书法不能说谁帮助谁,其实是各成体系的。虽然古代也强调书画同源,但不是书和画往一块融,而是由人来决定书画的。什么样的人写什么样的字,什么样的人画什么样的画,同源,源的是人心,源的是意向,源的是修养,不是简单的自然物象。两幅画技法都一样,构图也都一样,色彩都一样,但品位不一样,不一样在哪儿,就是境界,人的修养高,画的境界自然就高。

  杨:您认为书法创作和艺术市场之间会相互左右吗?艺术市场这几年也是此起彼伏,现在又进入低谷,您对未来看好吗?

行书步携傍钓十二言联 138*18cm*2 纸本 2015年

  张:所有的艺术其实都受环境影响,或者说有时代的局限性。过去人崇尚文化,崇尚人文,崇尚人品,我只要喜欢这个人,喜欢他的修养、人品,我就收,跟市场没有关系。这叫“道”主宰一切,咱们现在不是道来主宰社会,是经济在主宰一切。这个时代是经济的时代,是一个市场经济。所以一个好的书法家、好的画家、好的文学家首先要赢得市场或者结合市场,不能抛弃市场,不能远离市场,虽然市场很残酷,但是它就是根本,是现在社会的根本。不管你这个人的修养、修为到什么程度,你的作品能被市场认可,那么你将来在历史上肯定也可以。像齐白石当年就是这样,他完全靠市场,虽然有社会政府对他的提携、抬举,但实际上还是通过经济,通过市场获得了认可。但又不能完全被市场左右,市场是双刃剑,是一个考验艺术家的大熔炉,你是真金,出来以后肯定更亮,假的就化掉了。所以不能抛弃市场,不能回避市场,也不能完全依附于市场。

  对于市场低谷这个情况,我认为艺术是靠文化决定的,中国的文化不灭,市场就会繁荣,就会兴旺。所以这都是暂时的,我是乐观的,不可能市场消极了,文化就消极了,人们现在逐渐有一种文化自觉的意识,未来绝对是蓬勃的、向上的、健康的。

行书自作诗 138*68cm 纸本 2015年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张世刚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